Tell:400-001-9763

当前位置: 海外就医 > 就医患者反馈 >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权威医院治疗多年癫痫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权威医院治疗多年癫痫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权威医院治疗多年癫痫,神经疾病患者的治疗一直是医学界比较头疼的问题。鉴于国内外医疗理念与技术上还是有一定差距,有条件的患者会较倾向于国外治疗。章先生曾通过海得康海外就医的服务前往美国治疗癫痫疾病,下面是章先生的治疗实纪。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权威医院治疗多年癫痫
 
        章先生(化名)是上海人,曾因为癫痫症状在北京天坛医院治疗。在天坛医院诊断癫痫症状是因为脑部蛛网膜囊肿引起。2015年春节期间章先生和妻儿一起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度假,度假期间章先生癫痫病情发作,2月21日,章先生妻子电话咨询北京海得康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关于章先生在美国当地就医事宜。
  
  当时经过国内同事介绍联系到北京海得康,海得康谈医生为章先生推荐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和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麻省总医院两所医院,这两所医院都是美国排名前三的医院,同时也是美国神经科最好的两所医院了。约翰霍普金斯医院是世界上外科手术发源地,曾连续二十多年稳居全美国最好医院宝座,麻省总医院是哈佛大学医学院的附属医院,也是2015年度全美国综合排名第二的医院。
  
  2月24日,章先生与公司签署合同,北京海得康国内同事当天晚上整理翻译病例材料。2月26日,国内同事将所有英文病例资料递交给麻省总医院,进行了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癫痫治疗中心主任Andrew James Cole教授的预约。

  Andrew James Cole教授是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附属麻省总医院癫痫治疗中心主任,哈佛大学医学院神经学教授,是美国癫痫治疗第一人。Cole 教授于1992 年加入麻省总医院,领导筹办了麻省总医院癫痫治疗中心, 并首创麻省总医院小儿癫痫治疗。此后Cole 教授一直担任麻省总医院癫痫中心主任,Cole教授擅长复杂难治性癫痫的治疗。
  
  3月4日我接到北京海得康国内同事的电话,告知正在美国旅游的章先生感觉头部不舒适,需要尽快到波士顿麻省总医院进行全面检查会诊。北京海得康国内同事已经联系好了麻省总医院检查时间和医生面谈。国内同事是3月3日得到麻省总医院协调员Alfia的回复的,北京海得康同事为章先生预约到了3月6日首诊,麻省总医院癫痫部门主任Cole教授要求章先生在3月6日首诊之前做脑部核磁共振和脑部扫描,根据医院的要求,需给医院先交付总费用11000美元。
  
  麻省总医院协调员Alfia回复说,由于Cole教授行程安排紧凑,所以这次这么短时间内能安排Cole教授接诊也非常难得,希望章先生能准时赴诊。脑部扫描预定的时间在3月5日中午12:00,脑部核磁共振时间安排在3月5日下午1:45,会见主治医生Dr. Cole的时间为3月6日上午。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权威医院治疗多年癫痫
  
  第一天
  
  3月4日,北京海得康国内同事帮章先生定好波士顿的万豪酒店,协助金女士定好机票,由于时间较赶,没有从拉斯维加斯到波士顿的直飞机票了,章先生定了美国时间3月5日凌晨从麦克卡兰机场飞,中途在圣保罗机场转机,早上10:44到达波士顿的洛干机场的航班。同时,北京海得康国内同事也告知了我接机事宜。由于美国当地法律规定如果有儿童坐车必须有儿童安全座椅,我下午去沃尔玛买了汽车儿童座椅。
  
  章先生一家三人飞机应该在3月5日早10点半到达,由于约好的脑电波检查时间是早上11点半,MRI的检查时间是下午一点半,时间非常紧张,而且机场到麻省总医院需要穿过波士顿市中心,经常堵车,所以我提前一个小时就赶到了机场。但是飞机还是晚点了,中午一点钟飞机才到达波士顿机场。在美国做医疗检查一般需要提前半小时到达,以便于有充足时间填写个人信息表格;如果晚点,因为医生工作繁忙,所以经常不得不需要重新再约时间进行检查;一般再约时间的话经常要过一个星期甚至更久。
  
  因此我接到章先生后马上电话联系了麻省总医院协调员Alisa。本来以为肯定要错过当天的两个检查,那样的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约到下一次检查,但是麻省总医院协调员alisa的答复让人欣喜意外,说医院提供了足够的医疗设施,因此如果我们马上赶到医院就可以在当天下午完成两个检查。
  
  我们在大概下午一点半多一点赶到了医院,医院的地下停车场也提供了便利的车位以供停车,费用大概是每小时八美元。脑电波的检查在医院六楼,在等了半小时在我替章先生填写完个人信息以后,前台告诉我们医生已经准备好了,可以进行检查了。我陪同章先生到了检查房间,医生首先详细询问了章先生的头部症状和家庭成员病史,以及是否正在服用药物,是否有过敏病史等,这些都是美国医院医生的常规问题。
  
  接下来医生仔细向金女士介绍了脑电波检查的步骤并告知金女士不要紧张,配合检查就好。由于脑电波检查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因此在开始检查后我就先把章先生的家人送到了北京海得康同事安排好的酒店,他们从凌晨赶过来还没有休息,身体已经疲惫不堪。酒店离医院很近,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等我回到医院的时候,脑电波的检查已经快结束了。
  
  MRI(核磁共振)的检查是在另一栋楼的二层。首先照例是填写病人信息,然后医生让章先生换上MRI检查专用的衣服。在医生带我们到MRI检查室的路上,可以看到到处走动的医生和护士,以及一排排的医疗设备,似乎麻省总医院的医务工作人员比病人还要多,难怪章先生即使改约时间麻省总医院也可以提供及时的检查。MRI的检查在四点开始,持续了大概一个小时。
  
  检查结束后,章先生看上去气色很好,对医院提供的服务也非常满意。医生告诉我们检查结果会在第二天和章先生的主治医生面谈的时候由主治医生来告诉章先生。另外,如果我们需要单独的检查结果资料,也可以在第二天直接来领取。
  
  第二天 
  
  因为第一天的检查非常顺利,所以章先生感觉很轻松。第二天的首诊非常早,我怕波士顿市区堵车耽误首诊所以早上5:20就在家里出发了,早上六点左右到达章先生下塔的万豪酒店,他们当时还没有起床,我在酒店楼下等了他们一会。第二天一早我陪同章先生首先赶到医院的国际办公室支付检查费用。一般来说,美国的医院大多不是以盈利为目的,麻省总医院也对国外患者提供了非常方便的支付手段。
  
  费用可以分期偿还,最后按照北京海得康国内同事的嘱托为章先生申请了25%的折扣优惠。国际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告诉章先生,麻省总医院和北京海得康医疗一直在沟通章先生就诊进度,在章先生回到中国以后,麻省总医院会通过北京海得康医疗继续了解章先生的病情。
  
  大约早上9点半,麻省总医院的主治医生Cole教授对章先生进行了会诊。Cole医生对章先生的会诊面谈非常细致,仔细询问了章先生的病史和所有相关症状,并且了解了病人的家族时候有类似的症状。值得一提的是,章先生在国内多次进行过类似的检查,但是不同医院的不同医生却给与了不一样的诊断结果,因此让章先生感到非常困惑和不安,这也是为什么章先生选择到麻省总医院进行全面详尽检查的原因。
  
  Cole医生与章先生进行了大概一个小时的交流,然后Cole教授非常肯定的告诉章先生第一天的检查结果非常良好,不需要担心,也不需要进行药物治疗。同时,Cole教授也非常肯定的告诉章先生不需要担心国内医生出具的不同诊断结果,因为根据他与章先生的交流和MRI的检查结果都显示章先生的身体状况良好。为了进一步保证诊断的权威性,Cole教授直接把他的诊断结果进行了录音,以便于日后章先生回国以后给国内的医生参考。
  
  见过Cole教授后章先生心情轻松了很多,他对我说之前他最担心的不是疾病治疗方案方面的担心,而是国内不同医院得出不同诊断让他不能确诊带来的担心。Cole教授给他诊断后自己心里的石头放下了。检查结束后我向章先生一家三人建议可以去风景优美,又有大都市喧哗的华盛顿DC,纽约去旅游。当天我去当地车行帮章先生一家租了汽车,他们决定自己开车去DC,第二天章先生一家三人前往华盛顿游玩。
 
        后来通过回访我们了解到章先生回国后病情有过一次发作不过好在家人都有准备,及时处理了病情并且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还是令人较为安慰的。我们也对章先生的病情保持高度的关注,希望章先生能早日康复。



海外就医拯救小天使行动
向上
嘿,我来帮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