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400-001-9763

当前位置: 海外就医 > 就医患者反馈 > 海得康海外医疗:姐妹情深(1)

海得康海外医疗:姐妹情深(1)

海得康海外医疗:姐妹情深(1),现阶段,国内外医疗水平以及医疗观念上仍然有一段差距,从服务理念上到医疗技术上以及治疗经验上,国内医疗机构还是应该向国际先进机构学习。今天,海得康海外就医小编就患者家属葛女士的采访进行整理,希望对其他患者朋友有帮助。
 

海得康海外医疗:姐妹情深(1)

   
    2016年的冬天,
家里突然严肃了起来。无法想象,姐姐只是单纯的感觉喉咙不太舒服,略微感觉晚上睡觉呼吸不畅,彩超ct的逐步检查却发现胸腔挨着心脏有很大的肿瘤,在我眼里,姐姐一直是那么健康的女强人,我真的无法接受她得了癌症。可是我必须接受事实,并且尽自己最大能力去救姐姐,我知道得了癌症并不一定就是判了死刑。发现的当时我就托各种关系,希望姐姐可以去北京治疗,我明白我们当地的医疗水平不行。在美国的好朋友给我建议让我带姐姐去美国,她告诉我美国的癌症治疗水平远远高出国内,可我觉得这好像天方夜谭,我知道在国外连当地人看病都不容易,从中国到美国看病真的可以吗?她告诉我她看了央视的一个记录片就是全程跟踪一个癌症病患赴美就医的,这件事是真是可行的。我好像看到了希望,然后找了国内出国看病服务机构的领导品牌—海得康,但是因为联系赴美各项事宜需要时间,而且也不是100%的事,我必须两手准备,让姐姐先到北京看上病。


尽管已经找了熟人,北京医科院肿瘤医院的看病过程真是噩梦一场。癌症这种病,谁都知道常规治疗手段就是放疗,化疗,手术三种,可是究竟哪种才是最合适每个个体病人,哪怕是北京最专业的肿瘤医院都好像不在乎,挂什么科室病人自己决定,手术医生说没办法的时候,病人需要自己再从头开始来过,凌晨去排另一个放疗或者化疗的科的号,然后看人家是否愿意接诊。我们被手术医生否定了手术,然后放疗科推到了化疗科室。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跟我说清楚讲明白姐姐的病情,到什么阶段,怎么治疗,我对她这种罕见胸腺瘤的全部了解竟然全部来自于百度,因为貌似医生都是一知半解,化疗科室在我多方努力下是接收了姐姐,但是所谓的专家主治医生跟我说,对于这种罕见肿瘤,没有对应的化疗药,她能用的药不多,而且她感觉姐姐肿瘤这么大可能不一定对药物敏感,说先用两次试试。

    以为去美国的办理需要时间,我根本不清楚
姐姐是否处在性命堪忧的阶段,只能这样先开始化疗。 两次化疗后,医生告诉我完全没有缩小,让我转放疗科,我很奇怪,为什么开始放疗科不收。他们确定知道这个病怎么治吗?前前后后见的每个专家没有一个态度好的,全部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感觉医院每个病人都要求着他们,每个医生都那么麻木不仁,癌症这种病无论是病人本身还是病患家属,已经是心力交瘁了,然而医生不仅不好好的尊重病人,安抚病人,反而每个都态度恶劣,我真的无奈,但还是一直求着他们。幸运的事,两次化疗结束后,美国mskcc的手续都办好了,预约了2月7号见医生,终于不用再去面对这些没有医德没有医术的所谓的专家了。终于我们可以去世界第一的癌症医院了,很激动,我觉得那里是姐姐最后的希望。


从北京飞跃太平洋,我们终于在2月6号到达了纽约。门诊楼坐落在纽约曼哈顿中城的中心地段,无论从内部还是外观看这里都一点不像医院,而是像一栋高级办公楼。每层是不同科室针对不同类别不同部位的肿瘤,接待处就像那种外企公司的前台,工作人员都不穿白大褂的,都很友好。她会让你在休息区先等候,直到有人叫你去见医生。

休息等候区布置得像高级酒店大堂,舒适的沙发,配备杂志茶几、咖啡机、茶、饮水机、糖果和小饼干。这种环境让姐姐感觉很舒服,并不觉得自己在医院看很重的病,心情就很舒畅。我观察周围等待的其他病患,感觉每个人都精神熠熠,一点不像病人。之后见到医生,这个化疗医生还是一个部门主管级别的专家,可他是那么友好,和蔼可亲。非常亲切热情认真地询问姐姐的病情,并且耐心回答我们所有的疑问,从姐姐发现肿瘤到来到美国见到医生辗转中国两家医院三个月,这是第一次我真正的了解到姐姐的肿瘤到底是什么个情况,并且医生让我们感觉到,姐姐会好的,她并没有病的很重,见医生的整个过程很开心很舒心很放心。我不再需要提心吊胆地担心姐姐会怎样了。

    Dr Riely 告诉我们他需要联系手术医生商讨下
姐姐的病情,因为也许有手术机会。之后我们又很快被安排见了手术医生,因为北京的ct不是太清楚医生不得不重新安排拍ct来确认是否可以手术,根据最终的ct片子,医院整个胸腔科医疗组一起研究后确定了最终治疗放案,是以放疗为主,少剂量化疗辅助。mskcc对每个接诊病患负责,没有任何一个医生可以随意去指定每个病患的整套治疗放案,因为癌症病患每个人都是个不同的病体,都需要最合适自己的治疗方案。这里和国内完全不同,是团队工作,医院早会是放疗、手术和化疗医生一起开会。每个病患的片子病情,全体医生会一起研究,最终的治疗方案不是一个人决定的是整个专家团队一起决定的。

   
“看到整个医疗团队如此尽心尽责,我觉得我们来对地方了。如果国内的医院能有这一半的服务,也许我们也不会来美国了”葛女士说道。


 出国看病带来的远不只有新药

相关文章推荐: 心脏骤停的抢救及用药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心脏病治疗实例  肝癌治疗新发现可降低治疗风险 

本文链接:http://www.headkonhealth.com/huanzhefankui/29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海德康海外就医中介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向上
嘿,我来帮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