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ll:400-001-9763

当前位置: 海外就医 > 就医患者反馈 > 子女携病母赴美看病

子女携病母赴美看病

        子女携病母赴美看病  中国人最注重孝道,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古有花木兰代父从军、卧冰求鲤的故事,今有海得康海外就医客户赖先生为救母赴美看病。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跟随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子女携病母赴美看病

        赖先生(化名),49岁,是北京一家股份公司总经理,业界的管理层翘楚,也是海得康医疗诸多客户家属中的一位。

        在2年前,赖先生的母亲,左耳廓出现一枚黑色肉刺,无痛无痒,也未引起重视。2015年起,肉刺表面偶有血水样溃疡。于是在2016年7月做了简单的肉刺切除术,但是一周后的病理报告提示:恶性黑色素瘤(范围0.7cm*0.5cm),浸润深度0.5cm。

        “这个病理报告对我们几个子女无疑是晴天霹雳。”赖先生说,“看过葛优的电影《非诚勿扰》都知道黑色素瘤意味着什么。但是我们几兄妹虽然承受巨大的痛苦,但是目标很一致,那就是要给老母亲更好的治疗。”

        万幸的是,复查PET-CT后未发现其他身体部位的异常。尔后,国内的医生做了左耳廓恶性黑色素瘤扩大切除术,分子病理检查显示,KIT基因第11外显子呈突变型,557-559密码子杂合型缺少并插入TTT,可导致p.557-559deIWKVinsF。

        分子病理检查报告出来了,问题来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赖先生带着母亲先在上海某知名肿瘤专科医院寻找专家。医生根据之前的病理报告给开了总价2万多元的进口干扰素。但是王阿姨一使用干扰素就马上出现高烧、腹泻、呕吐、失眠等不良反应,生活质量直线下降。这样过了一周,赖先生和另几个兄弟姐妹商量后,决定停药,继续去大医院求医问药。此后,一家人辗转赶赴上海、广州各家知名医院。这其中的艰辛、焦虑自是不必说,而得到的结论让一家人更为沮丧:各家医生观点不一,有建议继续使用干扰素的,有建议白介素治疗的,还有医生建议使用自体CIK细胞治疗。

        以下是赖先生对赴美就医的口述内容:

        “看着这些七七八八的专业名词,作为我们没学过医的,真的是两眼一抹黑。心焦又不知道该怎么去选择,这是自己妈妈生的病,说实话,当时心理压力很大。”

        “还是我一个朋友一句话点醒我们:既然国内医生意见有分歧,干脆直接去美国看看。我一想,对啊,别在国内纠结了,直接去美国。灰色部分是在添加国内就医记录以后,为了与下文衔接做的添加,请领导审核

        这几年,也听人说起过赴美就医。怎么去美国?美国哪个医院、哪个医生看这个病最好?当我们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朋友向我推荐了海得康医疗。

        说实话,一开始,我只是把海得康医疗当做纯粹的中介公司,到底能不能帮助我们治好母亲的病,心里完全没底。后来,经过多方打听并实地到访后了解到,海得康是美国MD安德森癌症中心医院、德州医学中心等数家著名医院的合作伙伴。

        我们把母亲的相关资料给海得康后,医学部专业人员给我母亲分析了病情,然后,推荐去MD安德森癌症中心治疗比较好。当然,在签订合同以前,我们也查了很多资料,还专程咨询了在美国的朋友。

        初诊那天,我们见到了MD安德森癌症中心的黑色素瘤专家——韦伯博士(Randal S. Weber, M.D),可能是第一次与蓝眼睛、高鼻梁的医生面对面交流,母亲有点拘束。尽管海得康的专业翻译陪在一旁,母亲还是有点紧张。我就赶紧插话,帮母亲说她的病情,但被阻止。随后,韦伯医生把椅子往我母亲的身边挪了挪,挨着她聊起了家常。有几个孩子?哪个孩子小时候比较调皮?哪个孩子比较容易让父母操心?问着问着,母亲就放松了。再聊起病情,就轻松多了。

        母亲和医生的问答进行了一个多小时,聊到大家都觉得没话好讲了,医生还在引导性地询问母亲。他说,尽可能多地了解每一个病人的情况,包括患者调查表之外的生活饮食、日常习惯、爱好等都有助于医生对病情的判断。

        所有检查结束后,我们回去等待主治医生最后的治疗方案。

        趁着等待的那几天时间,我带着母亲在MD安德森癌症中心所在的休斯敦转了转,去了休斯敦火箭队主场球馆、休斯敦最大的商场、电子商场等等。其实,当时我的心情比较复杂,很怕听到不好的结果。母亲却逛得很开心,还时不时拉着我们的手,和我们说起儿时的事情。

        15天后,我们再次见到韦伯医生,他微笑着告诉我们,像我母亲的这个情况,现在不需要做任何治疗,但要进行跟踪检查,建议我们三个月后做PET\CT、血常规、肿瘤标记物、肝功能、甲状腺功能,但这些检查项目都可以回国做。只要我们把 检查结果第一时间反馈给他就可以了。他还反复叮嘱我们千万不能遗漏检查。

        回国后,我们按照美国医生的检查明细单定期做检查,检查结果由海得康整理、翻译,转交给美国医生。

        我们在MD安德森医院的治疗费用是7万元人民币,在美生活费用为4万元人民币,旅行等费用花了13万人民币,合计24万人民币。

        有一点我还是蛮感慨的,美国实行的是“首诊负责制”,所以,我们在国内做的各种检查结果,无论是海得康还是美国的医院,都是为我们免费跟踪服务的。

       
通过这次美国之行,赖先生和家人彻底了解了母亲的病情,这也让他们一直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感谢海得康一直的帮助,如果没有海得康我们真不知道该如何找到这么好的医院,感谢海得康贴心的服务。”回访时赖先生说道。

做到这些可以预防乳腺癌吗?

相关文章推荐: 海得康海外医疗:美国心脏病治疗实例  心脏骤停的抢救及用药  肝癌治疗新发现可降低治疗风险 

本文链接:http://www.headkonhealth.com/huanzhefankui/407.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海德康海外就医中介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感谢!

向上
嘿,我来帮您!